當前位置:首頁 > 時尚 > 閱讀 > 正文

扛不住的美色誘惑:銀行失竊案內幕曝光【圖】

來源:www.nhleqw.live | 2019-05-18 10:31:46 作者:機息心遠

扛不住的美色·誘·惑·:銀行失竊案內幕曝光【圖】

扛不住的美色·誘·惑·:銀行失竊案內幕曝光【圖】

都說女人和孩子的錢zui好賺,殊不知現如今有大把騙老人錢的公司,發雞蛋,組織免費旅游,賣保健品,服務人員十分熱情,爸爸媽媽的叫,很多都是幾十萬幾百萬的買,至少的也幾萬。現在的人活得不容易,不光要勤勞、還要有一雙火眼金睛,防騙、防騙、防騙。下面這則小說值得一讀。


“幸福里”是個很舊的小區,這里除了一個每天定時打掃衛生的大爺外,沒有保安、沒有保潔、沒有維修工,說白了就是一個無人管理的“老破小”。

這與現代化的城市發展極不協調。

可是,世界最著名的NB銀行卻在這里建了一個營業點。

在這個看似貧民窟的地方開店營業,不是明擺著要做賠本的買賣嗎?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

其實,在開店前,NB做過調查。

住在這里的雖然多是些老人,但他們要么是隱退商海巨富,要么有個顯赫一方的兒子,他們手上有花不完的錢。

從這一點來看,不得不說NB確實如他的名字,牛掰!

老人們之所以沒有搬到高檔小區,不是因為沒錢,而是因為在一起生活幾十年,彼此都習慣了,如果每天不在一起聊幾句,總覺著缺點什么。

樓東頭的大槐樹下,是老人們經常聚會的地方。

小區里的家長里短,每天都在這里發布、傳遞。

最近NB儲蓄所成為焦點,大家議論紛紛,對NB頗有微詞。

問題出在“取錢”上。

老人到NB取現金,本來都知道要當面點清,可是一來數額大,二來自己手慢,就偷了懶,讓機器數,數完看看機器上顯示的數字,然后拿錢走人。

他們相信機器,尤其是NB的機器。

可是,事實卻讓人失望,他們回到家清點時,很多人發現數目不對。

事情發生的次數多了,老人們還總結出了規律,缺數的比例恒定,每次都是10%。

取一千少一百,取一萬少一千。

NB被推到風口浪尖,老人們三三兩兩去NB理論,NB高度重視,安排當班經理處理此事。

經理根據老人們的描述,懷疑是點鈔機出了故障。

維修師反復測試,機器精準無誤。

也許員工在遞給顧客錢時做了手腳,像魔術師一樣神不知鬼不覺地“切”下幾張?公司調取了高清錄像,采用慢速播放,仔細甄別,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結果什么也沒發現,一切正常。

再往下查,沒有任何頭緒,事情懸在這里。

可是少錢的事扔在繼續。

這件事,成為一個謎。

早上九點,老人們排著隊,每人領了十個雞蛋,然后聽課。

今天介紹的是一款叫“活百歲”的保健品。

講課的老師口燦生花,老人們聽得如癡如醉,仿佛吃了“活百歲”每個人都能輕易活過一百歲。

張大爺動了心。當然更主要的是他不缺錢,兒子的子公司以及子子公司開遍了大江南北,花萬把塊錢買點保健品不算什么。

張大爺帶上卡,去NB取錢。

排了半個小時的隊,終于輪到了張大爺,他掏出卡,輸入密碼,很快兩萬三千元現金擺在張大爺眼前。

他把錢裝進包里,站起身剛要走,突然想起了“缺數”的事,于是他又坐下來,打開成捆的錢,一張張仔細數起來。

可是數了幾遍,不是多一張就是少一張,總也不對,最后張大爺決定不數了。

他覺得錢數沒有問題,是自己手不利索,數的不對。

再說了,就是真的少一兩張也沒什么。他背起包,特意把包轉到胸前,然后走出NB。

太陽明晃晃的,天空很藍,偶爾有風吹過,張大爺的心情不錯,他哼起了小曲。

“哎呦”一個中年女人發出痛苦的呻吟,然后雙手捂著肚子,痛苦地蹲到地上。

“這是怎么了?我幫你打醫院電話吧!”張大爺熱心地問。

“不用,老毛病了,回家吃點藥就行。”

“家遠嗎?用不用我送你?”

“好!麻煩大爺了!”

女人掙扎著站起來,挽住張大爺的胳膊。

張大爺警惕地拽了拽包,里面成捆的錢還在,他放心了,扶著女人向前走。

走路時,不知是女人有意還是無意,一對軟軟的乳房不時觸碰著張大爺的胳膊。

張大爺老伴去世多年,一直獨居。他不缺錢,但是很多夜晚孤枕難眠,此時,在一對柔軟的觸碰下,他的心一下活絡起來,就像一段朽木又逢著春天。

張大爺的心跳特別快,臉上也開始發燙,他尷尬地扭過頭,可是女人那豐滿的屁股又鉆進了他的眼簾。

那一對翹臀比太陽還圓,比太陽更熱,比太陽更晃眼。

自己這是怎么了,老了老了,怎么還動起了花心思。

張大爺腦子里亂亂的,他都不知道是怎到女人家的。

這是一間平房,屋子中間有張床,靠墻擺著一組立柜,其它什么也沒有了。

一進家門,女人好像換了一個人,病一下就好了。她纏著張大爺的手更緊了,甚至整個人都欺上來,舔膩膩地說:“哥,謝謝你了!”女人對張大爺的稱呼都變了,剛才的“馬路大爺”變成了“屋里親哥哥”。

女人的聲音軟軟的,張大爺心里一哆嗦,心里慌慌的。

“其實,我剛才的病是裝的。”

“?……”

女人見張大爺沒有反應,似乎明白了什么,她松開張大爺,幾步走到窗前。厚厚的落地窗簾閉上了,明亮的太陽擋在了窗外,屋里變得幽暗。

張大爺心里踏實了些,和一個女人在屋里不清不楚的,讓鄰居們看見,可羞死人了。

女人站在床頭,上身扭成“S”形,熱辣辣地望著張大爺:“我是做特殊服務的!”

黑暗讓氣氛多了幾分曖昧,女人的笑容更勾人了。說完,女人一步三搖著走過來,開始給張大爺一件一件往下脫衣服,然后整齊地掛進衣柜里。

張大爺預感到這是一個不平常日子,接下來肯定會發生點什么。他有幾分期待,又有幾分緊張:“你提供什么特殊服務?”這話好像在明知故問。

“你想要什么,我就給什么。”

“那個……什么價?”張大爺支支吾吾地問。

“哪個?”她撩了撩額角的黑發,拋過來一個媚眼。

“那個!”

這時候,房間里有什么東西響了一下,很輕微,好像是衣柜的門。女人機靈地用鞋跟踢了一下床,那聲音被蓋住了。

“五十塊,如果你覺得妹子我技術好,可以隨便打賞啦。”

張大爺微微低下頭,算是默認了。

女人慢慢撩起無袖衫,露出兩只蠢蠢欲動的奶子,嬌嗲地說:“哥,來,享用吧。”

張大爺伸過十只干癟的手指,緊緊握住兩只豐盈的乳房。

女人順勢脫去衣服。

他想親她,她敏捷地躲開了,干這行的女人通常不愿意接吻。

這倒省去許多麻煩,張大爺開始用身體與女人瘋狂地交流。

……

大旱三季的莊稼終于遇上一場春雨,走在回家的路上,張大爺心里還在偷著樂。

“大爺,看你的錢少了沒?”洪亮的男聲從背后傳過來,同時一只大手拍在張大爺的右肩上。

張大爺一激靈,下意識地捂住包,然后扭頭看向那人。

“呵呵,大爺,別緊張,我是警察,調查這件案子很長時間了……”

來到一處僻靜處,張大爺拿出錢一數,果然少了兩千多。

此時,女人的屋子里,立柜“咔噠”一聲,門開了,里面走出一個男人。

他手里舉著紅紅的鈔票,嘴都咧到頭頂了:“這老家伙真他媽有錢,多拿他點就好了。”

女人眼睛一瞪:“強子,你可別犯傻,老大可下過死命令,最多不能超過10%,這樣警察只會懷疑銀行有問題,弄多了,我們容易‘折’。對了,你以后在柜子里面注意點,別弄出聲,剛才要不是我替你掩飾,就被老家伙發現了。”

“哼!還怨我?瞧你剛才和老家伙那股騷勁,我在里面聽得都硬了,是我下面那玩意兒頂在了立柜門上,弄出了響聲。”

女人“噗嗤”樂了,然后狠狠瞪了強子一眼,沒再說話。

過來一會兒強子又問:“小麗,你說這些老家伙們,會不會去報案?”

“怎么報?說自己找小姐被盜?找小姐也是犯罪行為,以后多看點行不,別老是打打殺殺的,現在掙錢靠腦子……”

“是是是!我明天就通知在銀行探信的那組人,以后只報告肥活,取錢少的我們就不做了,還不夠耽誤工夫的呢!”

“砰砰砰”一陣敲門聲,小麗和強子同時閉了嘴,互相緊張地對望。

“開門……我是剛才的大爺,鑰匙丟這里了。”

“來了……”強子閃身又躲進柜子,小麗一邊說,一邊打開門。

“咔嚓!”一雙明亮的手銬銬在小麗手腕上……

更多>>精彩圖片

河南福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