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時尚 > 閱讀閱讀

鄭淵潔老師擅長的不單單是少兒童話,還有揭穿成年人的童話【圖】

2019-04-21 10:34:32【閱讀】人已圍觀

簡介實話實說,小編覺得很多兒童讀物,太過粗制濫造,讀過之后不知所云。有一部分少兒作家都在學校里賣書,真的很惡心,就像學校幼兒園發教育孩子講座的通知書,家長沒位置都站后面也想聽,結果卻是為了賣所謂的國學機,坑。【鄭淵潔回應未登童書作家榜:主動拒絕,炮轟作家進校園售書】第13屆中國作家榜日前發布2018年中國童書作家榜,但“童話

作家進校園賣

實話實說,小編覺得很多兒童讀物,太過粗制濫造,讀過之后不知所云。有一部分少兒作家都在學校里賣書,真的很惡心,就像學校幼兒園發教育孩子講座的通知書,家長沒位置都站后面也想聽,結果卻是為了賣所謂的國學機,坑。

【鄭淵潔回應未登童書作家榜:主動拒絕,炮轟作家進校園售書】第13屆中國作家榜日前發布2018年中國童書作家榜,但“童話大王”@鄭淵潔 卻沒有入榜。有網友因此質疑鄭淵潔童書的銷量,鄭淵潔回應,并炮轟一些上榜作家進校園售書有違反《義務教育法》之嫌。在回應中他提到,并非自己沒入榜,而是主動拒絕入榜,他表示,自己之所以拒絕入榜是個人認為“中國的童書銷售泡沫極大,甚至和不法行為有牽連。”

鄭淵潔老師擅長的不單單是少兒童話,還有揭穿成年人的童話【圖】

第13屆中國作家榜日前公布了2018年中國童書作家榜,但被網友稱為“童話大王”的作家鄭淵潔卻并未上榜。有網友對此提出質疑。鄭淵潔在其微博上回應,是自己主動“拒絕上榜”,并曬出部分稅單以證明圖書銷量。他稱,有一些童書作者打著講課的幌子,和書店、學校勾結起來進入學校占用學生上課時間向學生兜售童書。鄭淵潔認為,孩子看書應該是自己選擇。他同時呼吁凈化童書市場。

鄭淵潔老師擅長的不單單是少兒童話,還有揭穿成年人的童話【圖】

附鄭淵潔回應原文:

昨天大星文化和《華西都市報》公布了2018年中國童書作家榜(榜單見圖1)。今天這位網友到我的微博上留言譏諷我,質疑皮皮魯圖書的銷量,還說我不敢回應這個榜單上為什么沒有我:O鄭淵潔 我的回應如下:

由于本屆中國作家榜是首次單獨推出“童書作家榜”(相當于中國2018年全年童書銷售量排名),為了保證圖書銷售所得數額的準確,榜單制作方向“童書作家榜”的前幾名入榜者核對圖書銷售數據,因為作者自己最清楚自己童書的真實銷售數據。再有就是國家稅務總局最清楚。當我獲悉中國作家榜制榜方首次將童書作家銷售排名從中國作家榜主榜單中剝離出來后,我立即表示拒絕上榜。制作方問為什么?我告訴他們,中國的童書銷售泡沫極大,甚至和不法行為有牽連。《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第二十五條規定,任何人不得進入中小學校園推銷商品。圖書也是商品。但是有一些童書作者打著講課的幌子,和書店、學校勾結起來進入學校占用學生上課時間向學生兜售童書。在十多年前,我曾經也被出版社拉著去學校,我本來以為只是講課,后來才發現其中的貓膩。于是再也不去學校賣書。我在2016年3月31日給當時的教育部長袁貴仁寫了公開信(見圖6),原文在這里:°鄭淵潔給教育部長袁貴仁的信 遺憾的是,袁部長沒有重視和解決全國范圍的童書作者進中小學違法兜售童書的丑行。 因此我告訴榜單制作方,我不能和違法到中小學賣書的童書作者出現在一個“童書榜”單上,這對我是奇恥大辱。制榜方選擇了尊重我的決定。于是我在近日公布的2018年中國作家榜單上消失了。

不是2018年“中國作家童書榜”上的所有作者都違法去小學兜售童書,但是肯定有。咱們來看看位于2018年“中國作家童書榜”第3名的曹文軒。榜單顯示,曹文軒在2018年的童書銷售所得是2700萬元。恭喜曹教授一年靠銷售童書掙了2700萬元。但是這2700萬元中,有多少是曹文軒打著講課的幌子非法進校兜售童書所得呢?圖3和圖4是曹文軒2018年去學校兜售童書的部分記錄和圖片,還有老師發給學生要求學生買曹文軒的書的征訂單,征訂單上赫然注明:“1、邀請到這樣的知名作家進校面對面交流,溫州書城對我們學生的圖書征訂量是有要求的。2、當天有意愿與作家面對面交流、簽名的孩子,請提前征訂曹文軒先生的作品。圖書沒有折扣。”換言之,不買曹文軒的書,學生是見不到曹教授的,是無緣當面聆聽“大師”教誨的。請問教育部,你們認為像曹文軒這樣的進校賣書合法嗎?前任教育部袁部長管不了的事,期待新任教育部陳寶生部長割除全國范圍的童書作者進校兜售童書這個毒瘤。

童書的批發價現在大都在四五折左右,換句話說,一本定價10元的童書,出版社以4元五角左右的價格批發給書店。而書店打著能邀請到曹教授進校園的旗號,通過老師以全定價的價格賣給學生,其中的部分價差進了誰的腰包?有沒有尋租空間?會不會腐蝕我們優秀的教師隊伍?@微言教育

我建議中國作家榜明年推出“中國童書作家進校賣書榜”,我認為那才是教授應該進入的榜單。您2018年的2700萬元童書銷售所得有多少是進校賣書獲得的?2016年曹文軒在某部門用納稅人的錢出資400.2萬元的運作下拿到安徒生獎,400萬元數據來源見2016年4月7日《北京日報》文章《曹文軒,不是一個人在戰斗》(見圖6)原文鏈接:°曹文軒獲獎實現華人作家零突破 不是一個人在... 本以為曹教授不是一個人在戰斗拿到有關部門用納稅人的400.2萬元運作的安徒生獎后,能獲得自尊,不再去校園違法兜售童書,沒想到會變本加厲,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第二十五條打著講課的幌子進校非法兜售童書愈演愈烈2018年童書銷售所得2700萬元。這其中有多少是進校賣書所得,只有曹文軒自己清楚。這個數額是犧牲了多少小學生的上課時間換來的?孩子看書,應該是自己選擇:孩子于周末坐在書店的地上邊看書邊微笑然后讓爸爸媽媽買書。通過學校老師用向學生發購書單不買書見不到作家的方式讓孩子獲得童書,不是在孩子幼小的心靈埋下可以利用權威投機取巧不正當競爭的骯臟種子?教育部,你們該管管全國范圍的童書作者勾結書店打著講課的幌子進小學兜售童書了,凈化校園,凈化童書市場。

剛才那位網友質疑我的皮皮魯圖書的銷量。我認為,最能體現圖書真實銷量的不是圖書排行榜,而是稅單。圖2是我的兩張稅單,應該能證明我的皮皮魯圖書在2018年的部分銷量。我的收入幾乎全是版稅。我希望曹文軒曬出2018年“中國作家童書榜”您的2700萬元的稅單。 也順便也請童書榜首曬出2018年童書銷售5600萬元的稅單。清者自清。@國家稅務總局

如果中國作家榜不將童書榜拆分成兩個榜:“中國童書作家進校賣書榜”和“中國童書作家非進校賣書榜”,我就永遠和中國作家榜白白了。

再次懇請教育部長陳寶生先生割除全國范圍的童書作家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第二十五條進小學非法兜售童書的毒瘤。

也請新聞出版署凈化童書市場,去除進校賣童書泡沫。把選擇童書的權利交給孩子。優秀文學作品是國家的靈魂。童書作者違法進校兜售童書,兜售的不是國家靈魂,而是毒藥。

小編語:學校不是金礦,學習更不是生意,形形色色的寄生于交易的吸血蟲值得我們重視。強烈建議以后發布富榜必須附稅單,合理納稅,為國聚財,人人有責!

  • 微信收款碼
  • 支付寶收款碼
打賞

Tags:

隨機圖文

文章評論

    共有條評論來說兩句吧...

    用戶名:

    驗證碼:

河南福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