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財經 > 產業產業

白酒會消亡嗎?別不相信 白酒的末日終究會來臨嗎?【圖文】

2019-09-30 17:38:16【產業】人已圍觀

簡介當你看到這篇文章時,首先我要考你幾個問題:中式白酒有幾個香型?幾個香型之間的區別是什么?……有點難?……那考你個簡單的,中式白酒的四大名酒都是什么?請不要告訴我里面有老村長,或者江小白。無論你承不承認,中式白酒在年輕一代的食譜中正漸行漸遠。上一代人迷戀的辛辣,正逐漸被回甘的紅酒和清爽的啤酒所替代

白酒會消亡嗎?別不相信 白酒的末日終究會來臨嗎?【圖文】

當你看到這篇文章時,首先我要考你幾個問題:中式白酒有幾個香型?幾個香型之間的區別是什么?……有點難?……

那考你個簡單的,中式白酒的四大名酒都是什么?請不要告訴我里面有老村長,或者江小白。

無論你承不承認,中式白酒在年輕一代的食譜中正漸行漸遠。上一代人迷戀的辛辣,正逐漸被回甘的紅酒和清爽的啤酒所替代。流觴曲水被升華到飲茶,斗酒詩百篇只成為佳話,盡管白酒的價格越來越高,包裝越來越精致,但已經宣告全部成年的90后里甚少有人喝白酒,文藝范的包裝配上接地氣的文案,可能是白酒在轉型期里痛苦的掙扎。

今天的稿子,送上幾位年輕人在酒里掙扎的故事

——喝酒傷身,不喝酒傷心——

我的大學同學威少,長著一張娃娃臉,在他人生信條里,堅持滴酒不沾。畢業后他選擇了我們本專業的生物類型的工作,每天身披白大褂,打卡實驗室,左手滴管,右手燒瓶,十分仙風道骨。生活里除了玩游戲,整個人就是一派老年的作風。

對,他還整天去遛狗,也不知道現在他到底有沒有女朋友。

給大家科普一下,一般本科生物畢業,大部分工作選擇都是到實驗室里提純樣品或者配試劑,供給高校實驗室等生產研究型單位使用。所以在這種看似無欲無爭的工作里,實則也有著客戶選擇的競爭壓力。在我讀時代里,我就目睹過本系畢業的學生回來學院找老師購買自己實驗室試劑的經歷。

中國酒桌文化,除了增進感情,更是生意往來是催化劑。威少告訴我,不喝酒,的確影響了他很多機會。包括領導重視度,包括接觸客戶,他也很矛盾。一方面,他不想損傷身體;另一方面,他很年輕,正是拼命的好時機。

當我想更深探討時,他沒有多說。不過我記得在我大學過生日請客的那天,他喝了一支啤酒,臉色瞬間緋紅,一口蹩腳的普通話不斷引起大家發笑。他自己也笑,就像個害羞的蘿卜頭。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白酒正在餐桌上消亡

——一杯二鍋頭,胃血往下流——

我的健身教練,一身塊兒那種,曾經也是個白酒愛好者。他告訴我,在他開始體育訓練的年代里,他曾用一塊五毛錢一瓶的二鍋頭來緩解訓練后的疲憊;等到體育加試完成,高中即將畢業時,白酒成為他們釋放青春荷爾蒙的最好的載體。一頓一斤半,醉倒一片天,醉得不見日和月,醉得突然胃出血——然后他就開始了減量小酌的戒酒生活。

簡直是一條上揚的拋物線走到了下落的關頭,頂點坐標(高中畢業,一斤半)。

但是男人交往,對飲為先。在不成文的規矩里,豪飲天下是好男兒,沾酒即醉是林妹妹。在最近的一次飯局里,他告訴我,他喝三瓶啤酒就吐個鬼哭神嚎,第二日清醒時被朋友無限鄙視。他說他心里很不服氣地想:“跟當年的老子拼酒的話,你可不是對手!”

我心里想:“好漢不提當年勇,教練您現在可以曬肉!”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白酒正在餐桌上消亡

——努力悶一口,讓他少喝一口——

我的發小,一個女孩,性格和善,博士在讀。

我看見過女孩子喝酒,但是沒見過女孩子喝白酒。可她告訴我,每年過年時候,她都要喝上幾口。

我們家鄉那個糧食白酒,辣到嗆喉,這么多年我從來沒嘗過,但是她的這番話讓我十分意外。

“是因為過年高興才喝酒嗎?”

“不。”她說,“我多喝點,我爸就能少喝點。”

我發小的爸爸,是個白酒狂熱愛好者,多年的揮霍身體,現在落了個一身病。喝酒本是醫生給他定的大忌,但他還是忍不住倒上一杯,逢年過節,更是放飛自我,一邊對酒當歌,一邊扎著胰島素。

我們這一代人,更多地為愛執念;而上一代人,更多地為酒執念。我們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但我的發小,還是希望她的父親能夠改變。

這個故事聽起來讓我十分地不安,喝酒帶著情,傷完身體傷了心。

馬云對白酒的看法

在去年9月20日的“2018夏季達沃斯論壇”上,馬云會說,“人生要會品,很多人說現在年輕人都不喝茅臺,會喝其他酒,我說不用擔心,到45歲以后他們會喝的,因為人生經歷過生死苦難才會懂得酒。”

白酒其中的滋味樂趣,不能像喝啤酒,一杯接一杯,一瓶接一瓶!白酒的滋味,得慢慢品,慢慢喝,慢慢咽,方能將白酒的濃厚韻味吸納于鼻口!

 1/2    1 2 下一頁 尾頁
  • 微信收款碼
  • 支付寶收款碼
打賞

Tags:白酒   消亡

隨機圖文

文章評論

    共有條評論來說兩句吧...

    用戶名:

    驗證碼:

河南福彩中心